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李娟:我们来自于生命中的第一次寂寞,是看到了一个雪人的寂寞。

【组图】李娟:我们来自于生命中的第一次寂寞,是看到了一个雪人的寂寞。

时间:来源:

原标题:李娟:我们来自于生命中的第一次寂寞,是看到了一个雪人的寂寞。

原标题:李娟:我们来自于生命中的第一次寂寞,是看到了一个雪人的寂寞。

©Igor Mosiychuk

李娟,著名散文作家;1979年出生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123团,1999年开始写作。已出版散文集《九篇雪》、《我的阿勒泰》、《阿勒泰的角落》、《走夜路请放声歌唱》等。

散文《九篇雪》是作家李娟发表于2003年的作品。当时她只有21岁。作品描述了李娟在少女时代跟随家人在新疆阿勒泰草原生活的情境。

九篇雪 (节选)

李娟

真正下雪的夜晚,绝对不会只让我一个人知道。首先天气预报就会提前好几天公布。另外,一推开门世界就变白变厚了的大怪事也只有童年里出现。下雪的夜里通夜都有人在忙碌,这人刚刚回到家,那人又推开门踏雪而去,说不上究竟是谁第一个经历了雪。

我穿好衣服、戴好围巾手套,早早地推门出去,还是看到有人在四十厘米厚的大雪上留下了脚印。从东横亘到西,让我没法过去,只好踩进这一个个脚印坑里前进。天黑黑的,路灯昏暗、街道冷清。走在这行脚印中,想着到底是谁,比我更加孤独。

我踩着这脚印一直往前走,渐渐丢失了自己原来的方向。我曾停下想了一会儿,再走时不由自主又踩人下一个脚印。我发现我已经无法离开那人留给我的路了。我也曾试着从一个路口踏入别的方向,踩出去一脚却在雪上仆了一跤。

我接着走,慢慢发现我走他的路是为了想追上他,为看看他的容颜。

我知道了他是谁。

接下来我逐渐感觉到了那行脚印在每一个路口处的迟疑。也许我可以追上他,我没有丝毫的迟疑。我便跑了起来。路灯在一个地方突然没有了,天却朦朦胧胧亮了起来.我的心怦怦地跳着,呼吸急促。每跨出一步我都感觉他在下一步等我。近了,快了……我跌跌撞撞,不停地摔跤。天渐亮了,我愈发清晰地感觉到了他的气息,我甚至真的听到了他的呼吸和叹气。我心中狂喜,血脉贲张,不能自已——我看到前面的脚印停了下来!我马上就见着他了!我连跑几步,在脚印消失的地方;欲往前再走一步——马上就要见着他的最后一步时——却赫然惊觉,自己正站在一处绝壁的尽头……

——天一下子重新黑了,我从梦中惊醒,穿好衣服,坐到天明。

雪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种事物!

首先它是白的。它没有杂质,它耀眼。它就是白,它就是白。总会让人想起一个咬着嘴唇的沉默的倔强的女孩。它从上面重重积云中下来,云却是灰的。

其次,它是飘落下来的。漫天地飘落,从天到地缠绵。我们也渴望那种飘——当流星和雨点笔直迅疾地坠落,当鸟儿拍着翅膀呼啦啦啦远去,我渴望升入高处,再慢慢悠悠地落人大地。慢慢悠悠地,什么都看见了,什么都记住了。

然后,它是图案精致的。让人知道有一个人多么寂寞。他准备了那么多的岁月,去一片一片反复雕琢这些精美的艺术品;再在剩下的时间里将它们一把一把撒完。这些尤物,在静处和近处给你指一下迷宫,然后淡淡一笑,自己都欠身堵住了出口。展示出它的六片花瓣。——树叶有这种形状吗?石头有这种形状吗?梦有吗?死亡有吗?如果世上没有雪,人类永远无法靠现有的想象力将这种东西凭空合成。

雪还可以堆积和覆盖。在这世上,能够完完全全去覆盖什么的只有雪和坟墓。因此,雪地总是有着墓地的美。我们走在雪上,想到雪被下面的那些,会想到自己就是这样走过了。会回头望。

雪还可以融化,在手心消失,在春天消失。我们留不住雪,以及更多的东西。抓一大把将它攥紧吧,去感觉冰凉的、泪水流逝一般的流逝。如果此时你不能把它融化,你就将被它冻僵。雪冷冷地看你,消失了还在梦中这样看你。

但是小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有关雪的这么多。我们只知道雪可以堆雪人,一个和我们一样大的雪人,而且我们可以让它和我们一样站起在这大地,它的一切都让我们来给。胡萝卜的鼻子,煤炭的眼睛,还戴过我的眼镜,围过你的围巾。有一天,它因我们年幼的记忆而产生了奇迹,它和我们一起奔跑过大街和广场,有了生命。后来天暗了,我们回家时不该把它独自留在那里。我们什么都给它的时候没有想到也会给了它孤独。我们真的没有想到。我们纷纷隔着窗子远远看它,在各自温暖如春的家里。

我们来自于生命中的第一次寂寞,是看到了一个雪人的寂寞。如果它没有服睛和鼻子,如果它仍是一滩平整的雪。如果我们没有惊醒雪,我们没有惊醒它。

我们将替它,站过一个又一个冬天。

李娟《九篇雪》新疆人民出版社

赣ICP备15012514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微信:935196
今日上新 领券优惠直播 咚咚限时抢 超级人气榜 9块9包邮 时尚杂志 热门搜索 APP下载 优惠券 车位锁 VIP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