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爷爷给五胞胎取名字,上户口时工作人员笑的站不起来了!

【图】爷爷给五胞胎取名字,上户口时工作人员笑的站不起来了!

时间:来源:

原标题:爷爷给五胞胎取名字,上户口时工作人员笑的站不起来了!

原标题:爷爷给五胞胎取名字,上户口时工作人员笑的站不起来了!

第1章 如你所愿

深夜,黎初从浴室出来,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默了一瞬才开口:“我明天一早的飞机去美国,半个月后回来。”

闻言,男人也没太大的反映,只是漫不经心的翻着手上的杂志,音尾处,有丝上扬:“所以?”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不要让记者拍到你跟哪个明星模特出入酒店,如果传到了美国那边的公司,对这次的合作会有影响。”

男人终于合上杂志,抬眼看她,清隽的脸上平添了一丝笑意:“你要说的只有这个?”

黎初抿唇,最终点了头。

“好,如你所愿。”

男人关了灯,侧身躺下。

黑暗中,只能听到浅薄的呼吸声。

黎初放在身侧的手悄无声息的收紧,一步一步走到床边,掀开被子在男人身边躺在,小手轻轻环住他的腰:“贺延凛,我要去半个月。”

“我知道。”

黎初咬了下唇,声音很小:“三次。”

寂静的夜色下,传来一声男人的轻笑。

透着莫大的嘲讽。

黎初没再说话,收回手背对着他,瞌上了眼。

和他这样背对背躺着入眠,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

明明是可以相依相偎的两个人,却孤独到了极点。

黎初正要睡熟时,却感觉身上忽的一沉,男人咬住她的耳垂,嗓音低哑性感:“三次哪够?”

她睁开眼,黑色的眸子比月光还要清寂。

……

一个星期后,黎初从机场出来,手机上的新闻精彩纷呈,而故事的男主角就是她的丈夫。

“黎总,我已经让公关部的人去撤这些了,但是……”

“我知道,暂时不用管了。”黎初将手机收起,神色至始至终不曾变过,“这次美国那边的合作没有谈成,公司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幸苦你们了。”

陆江跟在她身后,没有再说话。

有些替她不值,这幸苦的哪是他们啊?

和美国那边的合作,黎总前前后后准备了将近三个月,对方也很满意他们这次的方案,眼看着就要签约了,国内却突然传来他们那位贺总接连几晚和美女流连酒店的消息。

对方品牌主打的就是情比金坚的恋人或夫妻关系,贺总这么一闹,合作自然不会成了。

所以,他们也就提前回来了。

坐上车后,黎初正在看文件,贺延凛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贺太太,我送你的结婚周年礼物,还满意么?”他的嗓音永远是那样,低沉悦耳,却带了不易察觉的冷意。

“嗯,我也给你带了。”

贺延凛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嗓音仍带着笑:“那我很期待。”

“晚上八点,餐厅见。”

黎初挂了电话,重新打开文件,似乎一点也没因为刚才对话受到影响。

陆江从身后默默递来了一袋冰块:“黎总,你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脚肯定有些不舒服吧,下午还要工作,敷一会儿吧。”

黎初微怔,转头看他,见他神色自然,没什么异样后,才道了谢,接过。

右脚脚踝那里,是钻心的疼。

第2章 给我一个继承人

晚上八点十分,黎初将电脑合上,拿起手机也没解锁,就这么静静坐着。

五分钟后,贺延凛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他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冰冷:“黎初,你什么意思?”

她唇角微微一弯,笑起来的时候,眸子竟明亮了好几分:“我送你的结婚礼物,你不喜欢吗?”

嘭!

贺延凛将手机摔在墙上,砸的粉碎。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

黎初嘴角的笑意也一点一点消失,她看着台历上被特意圈红的日子,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沉默了良久之后,最终放进了抽屉最深处,加锁。

另一边。

叶心听到走廊上巨大的响动后,连忙走了过去,看着被阴影笼罩散发着巨大寒气的男人,犹豫了一瞬才开口:“延凛,如果你不想看到我的话,我这就走……”

“站住。”贺延凛转身,胸中巨大的怒气似乎平复了几分,“你好好待在澳洲,突然回来做什么。”

“是……黎初派人找到我,说她要和你离婚了。”

贺延凛冷笑,离婚?

那个女人为了揪住贺太太这个名份付出什么都愿意,又怎么可能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不过是为了报复他这次毁了她的合作,才狠狠掀开了他的伤疤。

叶心看出他神色有些不对,上前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延凛,澳洲那边我人生地不熟,三年了,你知道我每天都怎么过的吗?既然我这次都已经回来了,你能不能不要再……”

“你不记得她怎么对你的?”

经过他这一提醒,叶心脸色白了几分,却仍然抓着他的袖口不放,语气坚定了几分:“三年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是当年那个我了,不管她怎么威胁伤害我,我都不会再离开你身边!”

贺延凛看了她一眼,黑眸微眯。

叶心手往上了一些,挽住他的手臂,顺势靠了上去:“延凛,只要你心里有我,我什么都不怕。”

贺延凛手在她后背轻轻拍了拍,算是安抚。

……

晚上,黎初刚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开灯,就被人狠狠扯住手腕扔到了墙角。

她脚步踉跄了一下,右边脚踝在黑暗中发出一声细响。

只是夜色凉薄,无人在意。

贺延凛狠狠按住她的肩头,声音仿佛染了冬日里冷冽的冰霜:“我记得结婚前就警告过你,不准动叶心。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

黎初只是轻笑:“我哪里对你有什么不满,不过是礼尚往来罢了。”

贺延凛手掌收紧,仿佛下一秒就能将她的骨头捏碎。

“叶心一个人在澳洲,孤苦无依,还是让她留着这里吧。”黎初似乎毫不在意他的怒气,只是好心提醒道,“贺氏再怎么说也要有继承人,既然你不愿意让我生,那就……”

“闭嘴!”贺延凛猛地一拳砸在了她耳后的墙上,嗓音冷沉危险,“不要在叶心身上打什么主意,她不是你,永远不可能成为贺氏的工具。”

尽管这些年她已经练就铜墙铁壁,可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黎初还是喉头紧了紧,她点头:“对,我只是一个工具,自然事事为了贺家着想,如果你不想把叶心卷进来,三个月内,给我一个继承人。”

第3章 不会改变

走回房间的时候,黎初额角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水。

每一步,都疼痛万分。

她默不作声把被子从衣柜里抱出来,刚要出卧室的时候,贺延凛从楼下上来,冷眼看着她,唇角满是讥讽:“不是想要继承人么,你这又是在玩什么把戏。”

“托你的福,公司还有一大堆的事要处理。”尽管她极力压制,可是声音还是有些微颤,只不过这些细节,贺延凛从未在意。

“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也不急。”

黎初说完,刚要走的时候,怀里的被子一空,被扔到了地上,而她也被人压在了床上。

“贺太太,我向来对你起不了兴趣,所以三个月时间,并不长,我们要好好把握。”

黎初额角的汗大颗冒出。

却仍是没有哼一声。

对此,贺延凛只是冷嗤。

她这样的女人,哪里会知道什么叫做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身上的人去了浴室后,黎初才忍着钻心的疼痛起身,匆匆套上衣服。

此刻甚至来不及掩饰,一瘸一拐的抱着被子去了书房。

将门紧紧锁上,大口喘气。

缓了一阵后,她走到书柜取下保险箱,将里面的镇痛药取出来吃了三四粒,才无力倒在椅子上。

这一夜,总算过去了。

贺延凛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随即冷笑出声。

他放在床头的手机响起。

贺延凛走过去,接通。

“延凛,我一个人在酒店好怕,你能过来陪我吗?”

叶心的声音里满满都是哭腔,娇弱的像是风一吹就会倒下。

贺延凛看了看空无一人的房间,道:“我马上过来。”

他换上衣服出门的时候,在书房前顿了顿,却很快离开。

第二天,黎初一早便到了公司。

贺延凛的新闻已经被压了下来,但取而代之的却是他们夫妻不合,贺氏内部矛盾的话题。

黎初看了一眼便将手机合上。

自从她和贺延凛结婚后,他几乎很少回家,公司一年到头也出现不了几次。

贺董事长久病在床,贺氏的重担,整个压在了她身上。

“黎总?”陆江小声唤她。

黎初抬起头,冲他微微一笑:“什么事。”

“有记者拍到贺总昨天半夜……”

他只说了一半,黎初便已经了然,淡淡开口:“要多少钱。”

陆江报了个数字后,默了默又才忍不住问:“黎总,叶心当年和贺总的感情非同一般,这你也是知道的,好不容易他们才断了关系,你为什么要……”

“断了关系?”黎初低喃出声,指尖似乎有些发麻,想说什么,却最终只是哽在喉间。

陆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便没有再追问下去。

连忙离开。

黎初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远方一点点升起来的朝阳。

眼眸渐渐垂了下去。

这个世界上,任何人的关系都有可能会变淡。

但唯独贺延凛和叶心。

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她这个丈夫,虽然平时身边的女人一个接着一个换,但真正走进他心里的,只有叶心。

贺延凛清冷无双,心高气傲,他只要爱上一个人,便一辈子都不会改变。

第4章 死不瞑目

关于黎初,在公司里一直有个传闻。

她是黎家的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目中无人。

但黎家却在她十五岁那年破产,家里人除了她,都在一场大火中死的一干二净。

而黎初一滴眼泪都没掉,拿着父亲在她生下来时送给她的基金,转身去了国外念书,再回来时,竟抢了以前最好朋友的未婚夫,成为南城赫赫有名的贺家少夫人。

所有人都说,这个女人既无情,又有手段。

她有个公开的秘密,从来不穿高跟鞋。

没人知道为什么。

刚到了午饭时间,陆江就轻轻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迟迟没听到里面有所回应。

他将门推开了一条缝隙,见黎初已经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陆江又悄悄将门掩上,退了几步,站在不远处。

所有上来送文件急着签字的人,都被他拦了下来。

黎初睡醒的时候,已经过了午休时间,她连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脸,正要打电话问助理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事的时候,陆江已经敲了门进来。

“黎总,刚刚送上来了几份文件,你看看。”陆江把文件放下后,又拿出一个餐盒,道,“今天的午餐是日料,你忙完了就快些吃了吧。”

黎初看了餐盒一眼,点头。

等陆江走后,她才把餐盒打开,因为是新鲜的日料,很多时候餐厅为了怕坏,都会在低层放一个冰袋。

黎初将腿蜷缩在椅子上,看着脚踝上的冰袋出神。

每次吃了镇痛药后,都会有很多瞌睡。

而且她昨晚还吃了那么多。

黎初摁了摁太阳穴,刚要打开文件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便响起。

来电显示上闪烁着两个大字。

她伸手拿过手机,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这才回来一天,就忍不住了吗?

电话刚被接通,叶心毫不示弱的声音便传来:“延凛昨晚在我这里过夜的,今早才离开。”

黎初百无聊赖的泛翻着桌上的资料,淡淡答:“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我希望你不要忘记跟我说过什么,你们离婚的事……”

“贺延凛就这么让你没有信心么。”

叶心被她这么一句突如其来摸不着头脑的话给问懵了,顿了顿才开口:“什么意思?”

“如果你对他有信心,我们离不离婚也妨碍不了你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吗。”

“你……”叶心被气红了脸,憋了半天也想不出一句反驳她的话,只能道,“是你当初说你要和他离婚,我才回来的。”

黎初笑:“玩笑话而已,难道我现在说不和他离婚,你就会回澳洲吗。”

电话那头,叶心近乎咬牙:“黎初,你这么做,对得起我爷爷吗!如果不是你父母,我爷爷会死吗?他在九泉之下知道你这么对我,他一定死不瞑目!”

黎初翻资料的手條的一顿,隔了一瞬才淡淡开口:“要不是看在叶爷爷的份上,你以为就凭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我为什么会放过你?”

在叶心之前,她挂了电话。

黎初将冰袋取下,目光移向自己仍然有些红肿的脚踝,黑眸里满是黯然。

叶爷爷是黎家的管家,和她父母一起,死在了十年前的那场大火之中。

第5章 她也累了

她这一忙,又是天黑才离开公司。

陆江默默跟在她身后,看着不远处那道走的笔直的身影。

心底隐隐触动。

其实他也是跟了她将近快一年的时候,才发现她的秘密。

她掩藏的很好,真的很好。

如果不是每日都仔细观察的话,几乎很难发现。

陆江知道这个秘密,却从未拆穿。

因为他很清楚,黎初的骄傲与自尊,是常人所不能及的。

黎初回到家后,难得的见到贺延凛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她放下包,抿唇看了看时间,才问:“想吃什么。”

“随你。”

结婚三年来,贺延凛只在家里吃过四次饭。

黎初进了厨房,半个小时后,炒了三个菜出来。

贺延凛瞥了一眼,眼底似有不耐:“就这些?”

“多了吃不完,浪费。”黎初在桌前坐下,刚要拿起筷子的时候,贺延凛在她对面下,“你是在怪我没有每天回来陪你吃饭?”

黎初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声音平静:“你每天回来,我也没时间给你做。”

贺延凛唇角的弧度渐渐沉了下去,手指轻敲着桌面:“既然你这么忙,我身为丈夫,又怎能视而不见。从明天开始,你手上的合同,全部送到我办公室。”

“好。”

见她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甚至没有丝毫迟疑,贺延凛黑眸渐冷,道:“你不怕我拿回了贺氏,重新和叶心在一起?”

“怕有什么用。”黎初看向他,反问,“怕你就不会和她在一起了吗。”

“你倒算有自知之明。”

黎初没再管他,低头吃饭。

既然他想要和叶心在一起,那把她赶出贺氏,就是第一步。

这么些年,她也累了。

……

陆江看着原来在黎初桌上的文件,源源不断的被搬到了贺延凛的办公室,突然替她觉得有些不值。

她在贺氏这几年没日没夜的操劳,成绩都是整个公司有目共睹的。

可叶心一回来,贺总就开始坐不住,想要削权了吗。

等东西几乎被搬得差不多后,陆江轻轻叹气,摇了摇头,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叫住。

黎初看着他,还是像往常以前,目光清亮,丝毫不拖泥带水:“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陆江张了张嘴,低头沉默了半天才开口:“两年前。”

黎初稍稍闭眼,眉心第一次出现了疲惫。

他连忙道:“黎总你放心,我谁都也没告诉,以前没有,以后更不会!”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陆江像是还想要说什么,但最终止住。

“我们这边送过去的合同,贺总都不熟悉,你从今天起去跟着他,务必保证流程上不要出什么差错。”

“黎总……”

“去吧。”

陆江走后,黎初才深深吸了一口气。

原来她费尽全力想要隐藏的东西,早已被人发现。

黎初是个瘸子,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她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也不需要任何人怜悯的眼光。

尤其是贺延凛。

黎初打开手机,翻着通讯录,隔了许久,才拨了一个号码。

“秦律师,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好了,我让人现在给你送过来。”

“不用了,晚点我自己来拿。”

电话那头默了一瞬,才开口:“你真的决定好这样做了吗?”

赣ICP备15012514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微信:935196
今日上新 领券优惠直播 咚咚限时抢 超级人气榜 9块9包邮 时尚杂志 热门搜索 APP下载 优惠券 车位锁 VIP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