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 理查德-杰弗森长文自述(上):夺冠的都是非人类

【图】 理查德-杰弗森长文自述(上):夺冠的都是非人类

时间:来源:

原标题: 理查德-杰弗森长文自述(上):夺冠的都是非人类

原标题:理查德-杰弗森长文自述(上):夺冠的都是非人类

近日,已经退役NBA后卫理查德-杰弗森在《球员论坛》上撰写《其实,那是一段地狱之旅》的长文,回顾他的篮球生涯,以及2016年在骑士夺冠的心路历程。

在接下来两天,我们将为您翻译连载这篇长文的内容。

今天刊载的是文章上半部分:

1.夺冠的都是非人类

当时,我坐在球队包机上,情绪就那样自然的涌了出来。

那时候,甚至还没到抢七。

那时候,甚至都没到总决赛。

那只是在多伦多,当时还是东部决赛。我这样一个36岁的成年人,却在G4结束后的返程飞机上哭了起来,我当时就是特别想哭,特别特别想……

当时,系列赛打成2-2,飞机一起飞,我的情绪随即失去了控制,我当时想的是,“我们不能在克利夫兰再输了,如果我们带着2-3的比分回到多伦多,一切就完了,我不想再经历一次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次接近总冠军,最终却没能把奖杯揽入臂弯,我真的承受不了这个。”

那段经历对于我意味着TMD的太多了。搞笑的是,时至今日,很多人都会问我,“老伙计,骑士的那次(冠军)旅程一定很有趣吧。”

我却会直截了当告诉他们,“见鬼吧,一点也不有趣。”

整个过程,没有一秒是有趣的,直到(总决赛)抢七哨响的那一刻之前,那就是一场灾难。即便我们攻陷了多伦多,我们进了总决赛,我还是寝食难安,还是魂不守舍。

我得告诉你,那些有种拿冠军的家伙都是非人类。

我当时压根没有一秒相信我们会赢。

当我们0-1落后的时候,我不相信。

当我们0-2落后的时候,我也不相信。

当我们1-3落后的时候,我绝对、绝对不相信。

当时,我们已近乎阵亡了,一切似乎都结束了。

2.逃离洛杉矶

重返总决赛,整整花了我13年。

想想吧,这13年,我换了7支队伍,打了916场球。

我不知道,这算是骄傲呢、悲哀呢,疯狂呢,还是别的什么。我唯一知道的是,我已然不是同一个人了。当你能在这个联盟混上和我一样长的时间,人们将会重新审视你,他们会把你视作僧侣亦或是类似的人物。但我坦白和你说,在我刚进NBA那会儿,我可不是这类人物,没有多少人会预测我能打上17个年头。

如果,我们在周五晚上赢球,我们要拼尽全力;

如果,我们在周五晚上输球,我们要拼尽全力,但同时也得担责。

我就是这么享受生活的。

(这些年)我的感受就像是,自己一直拿着庄家的钱在赌博。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出生在洛杉矶的中南部,当时,很多事物都处在低谷,很多人会问我,“理查德,那时候的中南洛杉矶是啥样子,我们所知道的,都是些老梗了……”

我会告诉他们,“要听真话吗?当年的事情,就是那些陈谷子烂芝麻……”

我记得所有的那些事情,飞车枪战,谋杀,毒贩……那些,是我生命中最初的记忆。我的父亲就有着严重的酒瘾和毒瘾。如果你清楚毒品的历史,清楚毒品当时是如何潮水一般侵入我们的社区,你就会知道,(我父亲)这类事情在当时非常普遍。

但那会儿的我极度幸运,有一个大家庭环绕着我,保护着我。我的妈妈,是个不可思议的女人,她知道,她必须让我和我的两个兄弟远离这种环境,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为了我们,她耗费了整整一生。

有那么一天——我说的压根不夸张,我们周围一半的邻居坐上了灰狗巴士,逃离了中南洛杉矶,所有的这些家子只是草草的收拾了几个包,装上了他们能装的任何东西,然后,坐上巴士去了菲尼克斯,大伙买的都是单程票,就是这样。

去菲尼克斯,甚至都没有个理由,只因为那是一座新兴的城市,是一块机遇之地。

为了让我们免于救济,我的妈妈,做了她所能做的一切,她努力靠着一个人的力量,在这个新城市养活四个孩子。但当时,对我来说最酷的却是,我终于可以出门玩了。在中南洛杉矶生活的时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超级玛丽打通关一万次。但到了菲尼克斯,我却能到处乱跑了,我能做想做的事情,却感觉很安全,这着实让我兴奋。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在洞溪公园每天每夜的打篮球,并由此发掘了对这项运动的热爱,当时,我只是想成为(电影)《白人不能飞》里(主角)西德尼-迪恩式的人物。

直到15岁之前,我都没打过任何有组织的比赛,而且我也绝对认真的告诉你,我从没想过能打NBA,当时,我唯一想的就是在公园打打篮球,然后飙飙垃圾话。

即使当我进入快速生长期,当我开始打高中篮球赛的时候,我的妈妈都丝毫没留意到,这很有趣。她会去学校看我,但她也会继续工作,努力让我们的生活环境更优越。在当时,对于大学联盟,对于高校篮球或者其他的任何东西,她还没有丝毫概念。

高三的时候,有一次她来看我比赛,我的教练走过来对她说,“嘿,你知道吗……理查德真的很棒。”

然后,我的妈妈只是说了一句,“哦,那很好啊。”

教练则回道,“不,我想你没搞明白,他真的很出色。”

然后,我的甜心妈妈继续说,“是的,他每天都到公园去打球!”

最后,教练只得明白的告诉我妈,“不,女士,我想你是真的不懂,这(篮球)能成为他的职业。”

这真的很神奇,因为我是我们家第一个上大学的,是篮球帮我做到了这一点,但当时,我并没有什么蓝图,你懂我的意思吗?现在,一个17岁的孩子也许已可以做到很成熟、很职业了。但是,在我上亚利桑那大学的年代,我可不像你现在看到的这些小能人儿们。

我没有受过媒体培训,我就像个蠢货,一个蠢货,扎到了一堆蠢货里。

3.和蠢货们共度的时光

请记住,当时,还是完全不同的年代,我们的生活方式,当然也不像那些乖戾的NBA老朽们,我的意思是,那时候很不同。整个的文化氛围(与现在)不同,那会,还是1999年,当时,互联网才刚刚兴起。当时,如果你要上网,还必须去电脑机房。

当你穿过大学校园,有哥们会问你,“上哪去?”

你会回答,“去上网。”

在当时,你说去上网这三个字的时候,更像是去参加什么活动。

总之,我是在为你设定一个背景,因为接下来,当我说到亚利桑那野猫每个蠢货队友的时候,我想你就能明白我在说什么了。我不想让你联想起Instagram 或者 Snapchat 或者其他的社交软件。因为现在,要成为蠢货太简单了,你只需要在推特上发个私信啥的就行。

但是,回到1999年,成为一个傻×是需要努力的,你必须要有创造力才行。

比如,我的舍友,卢克-沃顿(湖人现任主帅),很棒的家伙,真的很棒,但在当时,傻×。

迈克尔-赖特,大好人一个,但也是个傻×。

吉尔伯特-阿里纳斯?

吉尔伯特?阿里纳斯?

听着,你想听一个有关阿里纳斯的故事吗?

我懂你。(注:当年,阿里纳斯曾以这是我的故事为主题,拍过一则著名的广告)

问题是,阿里纳斯可讲的故事实在太多了。但是,这其中可能97%的故事,在没有少儿不宜的提醒之前,都是不能讲的。要有类似音频许可,或者视频甄别,算了,去TMD吧,不管这么多了……

当然,我可不想讲那些有关阿里纳斯的老梗,他的故事可比这些多多了。

他,真的是个鬼才。

事情发生在2001年,一个臭名昭著的家庭周末,那是阿里纳斯扬名的日子……

让我们先来设定下背景吧。

那是一个美妙的下午,地点在图森(亚利桑那大学所在地,亚利桑那州第二大城市),你可以看到那些在校园里徜徉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他们的狗以及他们的孩子们,那真的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下午。

而彼时,我们一伙人正在宿舍晃荡,突然,我觉得有点饿了,于是我说,我得去学生服务中心觅食……

此时,吉尔伯特发话了,“我开车拉你去吧。”

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一直带着恶作剧的微笑,那是一种类似疯狂科学家的微笑。我当时本该洞察到的,我当时本该拯救自己的,但我却坐上他的车出去了。

现在,请记住,那是在2001年,在2001年,你有一套车载音响系统,音响还带低音炮,就是大圈圈的那种,可是极其荒谬的事情,当然,在车内的中控板上还要有便携的DVD播放机。

这么配备很不安全,真的很不安全,但那是个MTV名人豪宅秀(MTV电视台从2000年开始制作的一档节目,以造访美国各界名人的豪宅为最大看点)流行的年代,所以,(受此影响)阿里纳斯拥有全美国最响的音响系统,而且在中控板上,这哥们挂了三台便携DVD。当我们开着车在校园东区的大道上畅游的时候,车窗是全部摇下来的,空中回荡的则是“此刻,我们正要灭了你”的饶舌歌词,因为当时我们刚好在打(NCAA锦标赛)最终四强的比赛,所以,校园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是吉尔伯特-阿里纳斯开了那辆奇葩的车,每个学生,甚至周围住的妈妈们,奶奶们,所有人都知道。

当听到《慢性病》(由Dr. Dre创作,Dre是美国的说唱巨星,被公认为西海岸痞子说唱的创始人和领军者)这首歌的时候,阿里纳斯的情绪突然彪了起来……低音炮的音符震颤着整条街,也震颤着我的脸,那是个艳阳高照的日子,那是个家庭周末,当时,我们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接着,鬼使神差的,吉尔伯特突然说,“等等,让我们换个花样吧,就是那样嗖的一下,你们肯定会喜欢的。”

然后,他就将手伸进了他那能装一百张CD的碟包里,知道那些都是什么吗?他将一张碟片送进了DVD播放机,再然后,大片上演了……

那个片子播放的声音出奇的大,又有全套低音炮,环绕立体声加持,那真是……让我怎么说呢?

我只能说,那是属于成人世界的影片,是那种成人的,不适合上班时间浏览的,就是那种******

当时,感觉整个亚利桑那大学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这辆车,那声音之大超出了你们的想象,那是一种愚蠢、傻×的响声,是属于2001年的响声。

当时,我真的超级囧,囧的我直接从座位上蜷缩下去,蜷缩成了一个类似胎儿的球体。

但吉尔伯特呢,他的脸上却挂着大大的笑容,他在向所有人挥手,那些老爷爷、老奶奶们,那些孩子们,那些教授们,他挥手的姿势,甚至有些像总统候选人。

他是那么的骄傲。

他真的是个鬼才。

疯狂的是,他是个好人,我们队里的每个人都是好人,我不知道是否只是时代的缘故,或是说当时互联网还是个新奇事物,或者其他的什么原因,但我们当时还只是些孩子,伙计。

我们还没有为(NBA)联盟做好准备,我们还没有为(即将获得的)财富、生活方式以及与之相伴的压力做好准备,我们还只是一帮蠢货,也许,现在你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未完待续)(波洛)

赣ICP备15012514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微信:935196
今日上新 领券优惠直播 咚咚限时抢 超级人气榜 9块9包邮 时尚杂志 热门搜索 APP下载 优惠券 车位锁 VIP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