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上访者之死续:上犹县政府称陈裕咸被殴打致死与其无关

上访者之死续:上犹县政府称陈裕咸被殴打致死与其无关

时间:来源:

原标题:上访者之死续:上犹县政府称陈裕咸被殴打致死与其无关

原标题:上访者之死续:上犹县政府称陈裕咸被殴打致死与其无关

新京报讯(记者 卢通)今天(12月7日)下午,新京报此前报道的江西上犹上访者陈裕咸死亡事件传来进展。陈裕咸长子陈维树告诉新京报记者,上犹县政府于12月5日就陈维树此前提起的行政赔偿诉讼向赣州中院递交了《行政诉讼答辩状》,他于今天下午从律师处获取了该文件。答辩状称,陈裕咸死亡系牛力等人个人违法行为所致,与上犹县人民政府无关,上犹县人民政府不应当承担行政赔偿责任。

63岁访民被殴打致死

2018年11月14日,新京报刊发《上访者陈裕咸之死》、《截访公司的“火热生意”》两篇调查报道,引起强烈反响。

报道称,2017年6月初,江西省上犹县63岁的陈裕咸因一起尘封十余年的伪劣种子案进京上访,期间,陈裕咸在北京丰台、大兴等地多辆车内遭截访人员的恐吓、拘禁、捆绑和殴打,直至送医时抢救无效死亡。北京市公安局2017年8月23日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陈裕咸符合他人用钝性外力反复多次作用于头颈部、躯干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经过北京警方1个月调查,包括截访公司负责人牛力在内的12名主要嫌疑人全部抓获,随后牵出江西省赣州市上犹县信访局雇佣截访人员遣送访民的事实。陈裕咸长子陈维树提供的一份视频资料显示,事发当天,时任上犹县信访局长赖学文开价2.5万元,让牛力等截访人员将陈裕咸送回上犹。

报道还披露,陈裕咸死亡后,牛力公司开展的截访生意浮出水面,其自2012年从事截访以来,抓住截访的巨大商机,在2014年自立门户,直至2016年注册成立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构筑起一条包括地方政府、信息员、截访司机、黑保安在内的截访利益链条。

目前,牛力等12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分别以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由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案件于2018年5月24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至今尚未判决。

死者家属索赔497万余元

牛力等人落网后,时任上犹县信访局长赖学文在此案中是否承担刑事责任,成为陈裕咸家属关切焦点。在2017年7月6日的案情通报会上,时任上犹县政法委书记刘晓龙称,赖学文未曾授意牛力公司人员殴打陈裕咸。

据上犹县政府官网信息,上犹县委于2017年9月11日作出决定,免去赖学文中共上犹县委、上犹县人民政府信访局局长、中共上犹县委办公室副主任职务。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赖学文现为上犹县新城镇化办公室职员。上犹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曾薇曾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县委对赖学文作出免职处理主要是考虑社会影响问题,对赖学文的进一步处理,将根据牛力等人的判决结果而定。

2018年10月14日,陈裕咸家属向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国家赔偿行政诉讼起诉状》。起诉状称,2018 年 6 月 22 日,陈裕咸家属向上犹县人民政府提交《国家赔偿申请书》,上犹县政府在两个月的规定期限内未作出是否赔偿的决定,特依据《国家赔偿法》第十四条之规定向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状表示,应由上犹县人民政府向陈裕咸家属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赔偿金共计4,970,089.48 元。

2018年11月7日,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立案。

政府称访民被殴打致死与其无关

陈维树提供的答辩状显示,上犹县人民政府认为,从陈裕咸死亡案件的刑事侦查审理情况来看,并无关于上犹县人民政府及其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行政职权的认定,足以证明陈裕咸的死亡系牛力等人的个人违法行为所致,与上犹县人民政府无关。

此外,上犹县人民政府工作人员授意牛力等人将陈裕咸安全护送回上犹,并不是对牛力等人的行政授权。上犹县人民政府工作人员与牛力商讨了护送陈裕咸回上犹的对价,显然,该行为仅仅是一种民事委托行为,“仅限于劝导、护送,不存在截访、押送的表示和意愿”。

因此,上犹县人民政府认为,陈裕咸死亡系牛力等人殴打伤害所致,与上犹县人民政府授意牛力等人将陈裕咸送回上犹的行为之间没有直接的、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上犹县人民政府不应当承担行政赔偿责任。

上犹县人民政府在答辩状中表示,考虑到政府工作人员在工作过程中有一定失误,“可以结合本案实际给予被答辩人(家属)适当的补偿”。

上犹县政府《行政诉讼答辩状》。 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记者 卢通 编辑 曹林华 张太凌 校对 郭利琴

赣ICP备15012514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微信:935196
今日上新 领券优惠直播 咚咚限时抢 超级人气榜 9块9包邮 时尚杂志 热门搜索 APP下载 优惠券 车位锁 VIP解析